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 > 486 苏聿 幸福只有三个字:在一起!

486 苏聿 幸福只有三个字:在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我知道!”司徒絮苦涩一笑。
  
      对于景卿等自己,她很内疚,但是人家就是要等,而且还在另一个城市等,呵,正好让她无情的彻底,眼不见无尽。
  
      尧图看她那个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
  
      要知道,不仅景卿瞪了司徒絮二十一年,而司徒絮也等了苏聿二十年。看这趋势,两人还是打持久战的主。
  
      如今,司徒絮41岁。
  
      如花的年纪已经过去,现在剩下的,除了身上那淡淡的慵懒之气之外,还有的就是那脸上的妩媚。
  
      年龄虽老,气质犹在。等苏聿的心和行动,也一直都在。
  
      直到司徒絮五十六岁那年,走不动了,需要靠轮椅代步,她才停止每天去守着苏聿。
  
      尽管如此,但隔三岔五的,她还是让保镖将她送到离苏聿那栋别墅很远的,又用望远镜可看到的楼顶。而她,就这么坐在轮椅上,拿着望远镜看着,想念着。
  
      苏聿亦如当初二十几岁的容貌,而沈果果却和司徒絮一样,都老了。不过,沈果果老的更加彻底,估计是年轻的时候,没有司徒絮生活的优渥,导致身体变的很差。
  
      沈果果六十岁的时候,感觉时日无多,便瞒着苏聿,让人将她约司徒絮出来。当看着司徒絮比自己似乎年轻十几岁的脸的时候,沈果果毫不犹豫的开口。
  
      “絮絮,我把他还给你,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你帮我好好照顾他。”
  
      司徒絮只是在笑,笑出了好多褶子。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看到了黄昏,司徒絮才慢悠悠的开口,“从我坐上轮椅的那一刻,我就失去了照顾别人的能力。呵,如今,你要我照顾他?”
  
      成为他累赘倒是真的!
  
      想着想着,司徒絮的话变的有些渺茫,“果果姐,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的。”
  
      司徒絮,多么高傲的人啊。出生就是豪门,出生就是别人眼里的小公主,可是却爱的极其卑微。得不到爱就算了,还要苦苦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可她这样守着,却甘之如饴。
  
      要知道,自苏聿那天在咖啡馆跟她说过那话之后,苏聿就再也没见过她。所以,她希望,她的样貌,在他记忆里,亦如当初二十四岁差点做了他新娘时的美好。
  
      ……
  
      沈果果是六十五岁死的,算不上早逝,也算不上长命。
  
      临死之前,她说,“谢谢你苏聿,这辈子有你在我身边,我很幸福。”
  
      而那天,苏聿很正常,正常的仿佛看透了生离死别。
  
      自从复婚以来,就那天在婚礼上他碰了她的唇。后来,他就再也没有碰过沈果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初的记忆,让他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兴致,还是因为沈果果对这些事也是一声不吭,反正,他觉得,要不是住在一起,躺在一张床上,他还真没有他是她老公的觉悟。
  
      当然,此番做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没有孩子!
  
      他如自己当初所想,陪了她一辈子。如今,沈果果死了,看着她入土的那瞬间,苏聿突然觉得很轻松。
  
      终于尘归尘,土归土!
  
      视线朝上,看向远方。虽然很远,但他似乎能看到远处楼层有个黑影,在默默的守护着他。
  
      如今,美好光年不再。
  
      他却明白了,司徒絮这个女人,真的如当初第一次见面说的那样,会用一辈子来证明她爱他。
  
      ……
  
      这天,看着沈果果的墓碑,司徒絮眼里尽是感伤。
  
      她和她是情敌,但是却似乎从来没有处于敌对状态。
  
      “干妈,天凉了,我们回去吧。”尧图的儿子,也是她的干儿子尧旭目前正照顾着她。
  
      这些年,她能活的如此自在,如此能放开一切守着一个人,全多亏了尧家的人。
  
      如今,司徒家的一切她都交给了尧旭。而尧旭极其有孝心,不放心旁人照顾她,总是一有空就来陪她。
  
      司徒絮用近乎干枯的手搭在尧旭的手上,“好,我们回去。”
  
      ……
  
      司徒絮躺在病床上的那天,刚好是她七十五岁的生日。
  
      景卿一听说她病倒,拄着拐杖就从r市赶了过来。
  
      终身未娶的景卿,让司徒絮愧疚不已。司徒絮想道歉,想自责,可一见面,两人相顾无言。
  
      “絮絮,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这看你了。”景卿握着她枯竭的手指,颤巍巍的说着。
  
      如今,两人都是一脚迈进棺材的人,随时都可能死去。这次见面,估计就是死别。
  
      司徒絮反握着他,神色有些激动,但是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景卿相对而言,稍微镇定一点,“絮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没爱错人。我爱的就是你的固执和对爱的专一,如果你中途对苏聿放手了,进了我的怀抱,估计我体会不到这份真挚的感情。”
  
      “学……”
  
      景卿打断她的叫唤,“谢谢你,絮絮。我爱你,这辈子无怨无悔。”
  
      她的世界里,何尝只有她一个人在卑微的爱着。景卿这个家伙,比她爱的还要卑微。
  
      司徒絮涩涩的想着,却没有哭。
  
      景卿走了,从a市再回r市的当晚去世的。
  
      司徒絮从来没想过景卿有一天会走在她的前面,更没想过,也有一个人,会真的等她、爱她一辈子。
  
      景卿出殡时,司徒絮和尧图在尧旭的陪同下去了r市,看着景卿入土,就算再悲伤也只是微微红了眼眶的司徒絮终于泪流满面。
  
      大哭过后的后遗症就是,司徒絮彻底躺下了。
  
      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各种管管,就等着死亡之神的降临。
  
      苏聿来了,不,应该说,苏聿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司徒絮默默的在苏聿背后守了一辈子,而苏聿则在沈果果死之后,又默默的守了她将近十五年。
  
      至于为什么不找她,而是选择在背后看着,苏聿表示,沈果果的遗书里有提到关于司徒絮不想他看见她这年老样子的话。
  
      正因为这话,苏聿一声不吭,佯装每天正常一样,她守护他的同时,他守护着她。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看见你这个样子。”他拿着拧干的温热毛巾给她擦着身子,慢吞吞的,又极其温柔的说着,“但,我只是想送我爱的女人最后一程。”
  
      他没后悔跟沈果果复婚。
  
      他后悔的是:为什么当初遇见的第一个是沈果果而不是她?
  
      错开的一辈子,就这么慢慢终结。
  
      想着未来司徒絮不能再守着他,而留他一个人孤独寂寞、永不终老,他直觉心脏被狠狠撕裂成一道带血的伤口。血流的不快,但却断断续续,永不止歇。
  
      当天晚上,司徒絮心电图近乎直线,被送进手术室抢救。
  
      苏聿跟着进了手术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