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余生我们不走丢 > 第一章 初相识

第一章 初相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08年的夏天,北京是世界的焦点,每个中国人都在热烈而亢奋的情绪中,苦逼调查记者孟串儿正在跟一家港股上市的纸业公司死磕,调查记者是个特殊的群体,什么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什么无冕之王那都是外行人看热闹的时候说的,总结起来这个职业就俩字:“苦逼”,如果再多加俩字:“苦逼朝天”。跟柯南的追求是一样的,真相只有一个,但没柯南那个脑子,更没柯南那个运气,最重要的是,调查记者穷且横。有个段子是这么说的:今天早上出门见一大爷摔倒了,一个小伙上前问道:“大爷,我一个月工资2500,能扶你起来吗?”大爷:“小伙子,你走吧,我再等一会儿……”旁边另外一哥们儿也上前问道:“大爷,我是记者,我能扶你起来吗?”大爷看了下他,默默往旁边挪了挪说:“孩子,来…来…来…你躺大爷旁边。”看着他俩都躺下了,于是一名调查记者也上前问道:“大爷,我是调查记者,能扶你起来吗?”大爷看了他两秒,拍了拍旁边的哥们儿说:“孩子,我们起来,让他躺。”
  这一行不太适合女人,当然,孟串儿在某种程度上不是个女人,她曾经最大的梦想是去战火纷飞的地方做一名战地记者,一身迷彩服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像机和照相机穿梭在硝烟弥漫和枪林弹雨中,像个热血的爷们一样,如果能抢到全球首发,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她骨子里有种野性,用一种动物去形容一定是敏捷凶狠的豹子。可惜孟串儿她妈是个规规矩矩的妈,从小最喜欢说的一句口头禅:“这是什么逼崽子?你这性格到底像谁?”孟串儿不好意思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开什么玩笑?你自己还不知道生出来什么逼崽子?当然这想法是不能说的,说完得小心老太太正在炒菜的铲子。爹妈图安稳,曾经她多少年小河自然流,无人挡去路的岁月已经够了,现在能放任她去坚守调查记者的岗位已经实属不易,再敢妄想别的老太太估计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都能上演得出来。理想的丰满和现实的骨感是每个人都需要去面对的课题,而且是对于人生来说巨难的课题,谁都不例外。
  此刻,孟串儿正在图书馆排队,她想借一本港股证券法律类的工具书,根据种种证据显示,香港这家操蛋的纸业公司因为大股东疯狂套现,导致资金链断裂肯定是没跑了,这稿子一出估计得把这公司的股价拉低十几个点,十几个点啊同志们,可以买孟串儿无数条命了,所以必须严谨再严谨,保证每个标点符号都可以负法律责任。
  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学习了吗?这队排的快到山海关了,孟串儿心里嘟囔着,忽然手机响了,看一眼号码未显示——估计是境外打过来的。
  “喂您好,请问您是孟串儿孟老师吗?”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港普,在这个敏感的时间节点上猜也猜得出是谁打过来。
  “我是孟串儿,不是孟老师,您请讲。”
  “啊……我是香港xx纸业有限公司的,孟老师您时间宝贵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们公司非常欣赏您的才华,想跟您交个朋友,您看方不方便把一个您信任的银行账户给我,或者如果您对我们不信任咱们也可以面谈。”
  这话中的暗示孟串儿心知肚明,先利诱再威逼实在不行拿脚踢,这才刚开始糖衣炮弹。做调查记者等于常在河边走,而对于她来说,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是本事,她把鞋都套上塑料袋了没好气地怼过去一句:“我们东北有一句土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