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北宋有点怪 > 0049 你帮我说句话啊

0049 你帮我说句话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湖传闻不可信。”白玉堂轻轻抱拳。
  
  “如何才能放过你家二哥?我想想!”陆森眯眼想了会,说道:“那我要你白家的运气心法,可好?”
  
  在陆森想来,这应该是比较过份的要求了,对方比半不肯同意的。
  
  连展昭那种心胸广阔的大侠,都在这事上纠结过。
  
  结果白玉堂却是双眼一亮:“好!就这么定了。三日内,白某必将秘笈送来。”
  
  陆森微微惊讶:“你白家的武学,可随意外传?”
  
  “自然不行。”白玉堂笑得很开心,双眼明媚:“但我们兄弟五人同心同命,区区家传武学,又如何抵得上兄弟恩情。”
  
  说完他向陆森抱拳行了个虚礼,纵身一跃,飞上街边屋顶,再几次纵跳,消失在远处。
  
  陆森看着白玉堂消失的地方,有些发愣。
  
  他是独生子女,只体会过朋友谊,不知兄弟姐妹情。
  
  所以看到白玉堂为了兄弟,可以冲破家族规矩,不管不顾,他竟隐隐有些羡慕。
  
  愣了好一会,他才往小屋的方向走。
  
  而路边的那个豆蔻小娘子,脸红红地看着他的背影,又看看白玉堂消失的方向,笑成了花痴。
  
  休息了一晚上后,陆森第二天又打算带着黑柱去看比斗。
  
  结果刚出门,就发现有队捕快急冲冲地从自己屋前冲过去。
  
  不多会,展昭面露喜色从远处走来,他远远地便抱拳笑道:“陆小郎,今日的比斗推延,放至明日举行。”
  
  “可是出了什么事情?”陆森指了指远处:“我见捕快们心急火燎的。”
  
  “刺杀司马中丞、以及前些日子强攻官仓的歹人们露出马脚了。”展昭笑着把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散会后,展昭和司马光就设了个局,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玉蜂浆再次存入了官仓中,并且派重兵把守。
  
  但实际上,那是假货,真品展昭一直随身携带着。
  
  之后司马光利用自己的职权,偷偷调了杭州团练手下一百名强弓手,埋伏于官仓周围的高楼内。
  
  结果到了半夜,果然三十多名蒙面人再次强攻官仓,然后被前后夹击,溃败而逃。
  
  有数名黑衣人实力高强,打破包围网逃了出来,现在杭州正封城搜察犯人。
  
  “也就是说,现在杭州城戒严,没有乐子可玩了?”陆森叹了口气。
  
  展昭无奈地笑了下:“陆小郎还是少逛些青楼,练气时不近女色为妙。”
  
  陆森爱逛青楼这事,在汴京城时,展昭就已经知道了。
  
  只是他觉得没有问题,陆小郎未娶,逛青楼不犯法。
  
  但现在他把家传武学精要送出去了,陆小郎如若想练出些名堂,不花费些功夫是不行的,便忍不住劝诫了句。
  
  陆森摆手:“展捕头别把我想成浪荡子,我去青楼只吃酒听曲儿,不作其它。”
  
  展昭微微有些惊讶,然后说道:“就算如此,这对陆小郎你的名声也不太好。比如说杨小娘子,越家小娘子,她们两人难道不会对你有看法?”
  
  “这关她们什么事?”陆森随后沉吟起来:“等等,或许还真有些关系。”
  
  自己刷出来的‘人物卡’中,除了穆桂英这个不可能奢想的美妇之外,就属她们两人属性加成最为实用。
  
  若自己下定决心,那势必是要娶她们两人中的一个做为妻子。
  
  毕竟要有‘夫妻之实’,才能将人物卡装配入配偶系统栏里。
  
  此时可不是后世,这里的女子与你有了夫妻之实后,绝大部分可是会跟着你一辈子,不离不充的。
  
  所以只能娶了才行。
  
  “多谢展捕头相告。”陆森笑着抱拳说道:“等回到汴京后,我自然不会再去逛青楼。”
  
  回汴京才不逛……也就是说在杭州还会逛?
  
  展昭忍不住笑起来,这陆小郎可真是风趣,比他这个江湖武夫更不讲究法礼。
  
  杨小娘子要是知道陆小郎在杭州又使个劲逛青楼,多半得躲在被窝里哭。
  
  事实上,此时的杨金花也确实是快哭了。
  
  不过是快羞哭的。
  
  她站在矮山院子的栅栏里,尴尬地看着栅栏外的两个闺蜜。
  
  赵碧莲幽怨地看着栅栏里的杨金花。
  
  然后庞梅儿站在一旁冷笑。
  
  杨金花头发还滴着水珠子,愣了好久才嚅嚅说道:“你们怎么来了!”
  
  赵碧莲委屈地反问道:“难道我不能来?”
  
  而穿着淡红小袖长裙的庞梅儿,冷声讽刺道:“厉害啊,杨金花,夜宿男人家中不归,要是你家长辈知道,我看势必要打断你的狗腿。”
  
  “娘亲才不会这么做呢。她以前做的事情可比我厉害得多了。”
  
  庞梅儿顿时被驳得瞪眼张舌,不知道如何开口。
  
  当年穆桂英把昏迷的杨宗保救上山,救醒后,见他长得俊俏,便要与其成亲,杨宗保矜持不肯答应。
  
  对方僵持了十几天后,杨延昭寻儿找上门来。
  
  穆桂英立刻设伏把杨延昭也绑了,然后逼着杨宗保说:和我成亲,不然就把你爹杀了!
  
  杨宗保便顺水推舟和穆桂英拜了天地。
  
  这事成一时笑谈,十多年过去了,还时不时有人在闲聊中提起。
  
  庞梅儿也是听过的。
  
  见杨金花大有向穆桂英学习的趋势,庞梅儿不知道该如何劝说。
  
  子承父业,女大向母……这不是人之常情嘛。
  
  她突然间觉得心好累,自己这两个闺蜜一个比一个不着调,难为自己天天帮她们收拾手尾,为她们两人担忧,像是个老妈子一样。
  
  心中千转百念憋了好久,庞梅儿终于问出句话:“光站着像什么事,你不请我们两人进去坐坐?”
  
  杨金花此时更尴尬了:“我怕你们进不来!”
  
  啥?
  
  庞梅儿气得浑身发抖:“好你个杨金花,我们两人担心你,这才带人从城里寻过来,结果你在姘头家里逍遥快活,见着我们连坐都不给坐一下,好狠心,好绝情。以后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姐妹了!”
  
  说罢,庞梅儿气得转身就走。
  
  杨金花大吃一惊,从门口那里冲出来,拉住庞梅儿的手,叫道:“梅儿,你别急着走,听我解释……碧莲,你也帮我说句话啊。”
  
  赵碧莲哼了声,扭头不看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