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 > 不诉离殇——陪君醉笑三千场

不诉离殇——陪君醉笑三千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灵珠攥紧手心,思虑半晌,一个大胆的主意在脑里慢慢成形。
  
  
  世子方才说携小姐相谈盏茶时间,想来时间足够——她跟随小姐多年,小姐别的才能没学会,这字迹临摹倒有七八分相像。
  
  
  一念及此,她再不犹豫,转身往来路跑去,她要出去找纸砚,还有些东西要换掉,例如匣子。最重要的是,她不能亲见太子,若答话时教他瞧出一丝纰漏便是杀身之祸!
  
  
  东宫,亭心。
  
  
  木景澜垂手侍立在一旁,目光掠过柱侧崩裂的栏杆,旁边两名小太监浑身颤抖,惶恐地瞪着地面,不敢看前方少年的身影一眼。
  
  
  “琳琅姑娘去了昇平殿?”
  
  
  过了片刻,少年淡淡开口。
  
  
  木景澜是打小跟着这位爷服侍过来的,不比那两名被吓得呛的小内侍,欠身答道:“是。适才晓童姑娘的婢子是如此回禀,说夏爷那边出了点琐事儿,琳琅姑娘赶过去照看一下,晓童姑娘担心出了麻烦事,遂吩咐那婢子也到夏爷府邸探看一下,那婢子便托奴才将她家小姐嘱咐的东西转交给太子。”
  
  
  “琳琅,”少年负手,远眸轻轻一笑,“夏雪的琐事,便忧了你的心么?”
  
  
  “爷,可需奴才去传琳琅姑娘——”木景澜咽了口唾沫,道。
  
  
  “不必。”
  
  
  少年微侧过身,勾了勾唇,“我以为我是她哥哥,却是女大不中留。”
  
  
  这人的语气分许慵懒,木景澜正抬头,却陡见那睫如墨下眸光沉峻霜冷。他顿时一惊,凉汗湿脊。琳琅虽无名份,但依陆总管私下对他所言,年后娘娘既认琳琅为女,太子与琳琅便是兄妹,只是太子对琳琅姑娘……真的只有兄妹之情吗?他不敢再多想,总归眼前这个少年略一看人,便被震慑了半魄。
  
  
  少年却身影安定,许久不见一丝微动。
  
  
  “爷。”木景澜轻咳一声,又唤了少主子一句,将手上檀木盒子呈上。
  
  
  “嗯。”少年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盒子,半晌,沉默接过。
  
  
  启盒那声细响还盘桓在耳,实已过了甚久,木景澜却看到少年紧紧捏着从盒里取出的纸笺,指节间都透出青白。
  
  
  跟在太子身边多年,这人身上极有这种不稳的情绪出现,今日在书室已是大出他意外,如今——饶是得陆总管教诲,宫里最探不得的便是主子的秘密,木景澜仍是忍不住对这纸笺产生出强烈的好奇,相询的话到嘴边,又赶紧咽下。
  
  
  惊诧间,听得少年声音微低,“是晓童让婢子送来的?”
  
  
  他忙回道:“是。”
  
  
  少年点点头,木景澜看他慢慢阖上眼眸,良久,才道:“倒难为她有心了。”
  
  
  木景澜悄悄朝檀盒看去,却见里面是几枝花,再有便是少年手上一张纸笺。仔细辨去,笺上也不过数行笔墨。他心里赞赏,只想,都道段家小姐聪敏,果是不假,不过是数枚花,几笔字,便让太子愉悦起来。
  
  
  木景澜知道,这次与皇上争执,对太子来说,是命中一次大折。
  
  
  他平日处事虽稳,到底年少,也不过十四五岁年纪,已禁不住朝那纸笺暗暗看去。
  
  
  少年指间纸笺,上半张垂下,他无法看见,却另有下半张平展着,墨迹微微擦开,只见上面写着:今日之事,承与不承,不论君意若何,惟求君万莫与他人再言,即便妾身,望君记。
  
  
  木景澜一怔,这半阙词句的意思却是说,那晓童姑娘问及太子一事,无论太子怎么想,应不应允,都不可与他人再提及,哪怕是在晓童自己面前。
  
  
  这倒是奇怪了,晓童姑娘到底在还说了些什么?一切秘密,似乎便在纸笺的上半阙里。
  
  
  晌午,碧云轩。
  
  
  驻足下来,远远看了眼那被阳光拢住的美丽轩室,灵珠笑道:“蕊妹妹,便送到此处罢。”
  
  
  “哎,”侧后方的少女应了,道:“灵珠姐姐好走,他日与你家小姐来咱们姑娘这吃茶。”
  
  
  盯着返身入轩少女的背影,灵珠眸里的笑意一点点敛去——及此,她所有的事情都办完了!
  
  
  小匣恐是年琳琅常用之物,换了;纸笺上半阙,她按年琳琅写的,仿小姐的笔迹抄了下来,尔后自己又加上下半阙几句话;并又到这碧云轩一趟告诉年琳琅,说晓童有事,匣子乃她代为呈上,太子看罢匣内物事,转嘱她过来回话:琳琅姑娘笺上所说之事,以后莫要在太子面前再提,太子……不喜欢。
  
  
  她总算报了晓童小姐之恩,也报了对那女人的恨,年前被杖足踝致残,她被人弃了婚约。莫说这纸婚约毁掉,她脚足不灵光,今生只怕嫁杏无期,她这一生,算是毁了!都是拜年琳琅所赐!
  
  
  今日掉包之事,若他日被揭出,她抵命便是!
  
  
  夕阳斜,碧云宫。
  
  
  “姑娘,你好歹先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吧,太子稍会过来见你饿着肚子等他,责罚的可是咱们。”蕊儿劝道。
  
  
  昇平殿里,五福的事既了,夏爷留姑娘用膳,姑娘谢拒了,匆匆赶到东宫,太子却已不在,问底下服侍的人,只说太子爷出了门,至于到哪儿去,却并没说下。
  
  
  姑娘午膳已没用,现在晚膳又——只说等太子,主子素来爱惜下人,她只好拿责罚搪塞,好让她吃点东西。
  
  
  倒也是。素常年后娘娘在宫,姑娘是过去与皇上娘娘太子一起用的膳。这些天娘娘出了去,太子便到姑娘这边用膳,从未有迟缺。
  
  
  今儿个却两顿缺省,可是为了书室里的事还是另有了事?也不见来个内侍通传一声,这太子到底来是不来。太子做事稳重,从无一次如此,想来倒是奇怪。
  
  
  反是晌午时分那晓童姑娘的贴身婢女灵珠过了来一趟。说来又有怪事,自灵珠走后,姑娘便默了言,倚在榻上,没再多一句闲话,仔细看去,她眉心紧蹙,双眸内里隐有湿意。
  
  
  蕊儿又劝得一句,终于忍不住问她,琳琅却突然拂袖而起,哑声道:“他既不喜欢,我又何苦让他徒增烦恼,以后不再提便罢。倒是我逾越了,我是他妹妹,这样的身份伴着他便好……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与皇上在拗气,米粒不沾可是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