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暴风眼 > 14老大

14老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无广告小说网看着就是爽!
  
      史飞并不纠缠。转身走了。在出门的时候,他头也不回的说:“艾老师,我已经把你的花搬到架子上了!”
  
      心烦意乱的艾老师一愕,转脸看到自己办公室里的那盘巨大的兰花,正在架子上发出淡淡的清香,一丝微笑,不由得从她的嘴角荡漾开来。
  
      靠谱!艾老师突然心安下来。她说是让史飞来帮忙的,现在史飞走的时候,说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嗯,这家伙的心思也算缜密了!简直不像个孩子嘛!他是个魔王!艾老师下了结论。另外,他说的“我已经把你的花搬到架子上了”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呢?艾老师这样一想,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一点点发痴了。
  
      史飞已经三步两步回到了自己的学生公寓里。公寓是两室一厅,一共住六个人,每一室放三张床。进去后,发现另外大家都在积极表现,满屋乱窜在打扫卫生,却把公寓里搞的更是一片狼籍。史飞进屋后,并没有参加这场爱国卫生运动,而是把自己往床上一扔,手懒洋洋地从旁边的袋子里摸了几摸,拿出一本小册子,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
  
      史飞这样一来,可把其他同学气坏了。另外几个同学有的手拿抹布,有的手拿扫帚……慢慢的聚到了一块。聚到了史飞看不到的另外一间房子的阳台上。
  
      “这样不行!那家伙懒死了!”其中一个同学说。
  
      “是啊!凭什么我们都在干活,他大腿翘二腿的躺床上看书?!!!”另外一个同学说。
  
      “他……他要是看书,也就罢了,竟然拿《学生守则》在眼前晃荡!明显就是没事找事做吗!!!……”大家议论纷纷。最后,结论是,不能便宜这家伙!大家都停下来,去和他理论理论。
  
      “咳!!!”一个同学走到史飞床前。却见史飞连眼皮都没有抬,便说声提醒。
  
      史飞眼睛翻了几翻。看了看站在床前的同学:“注意素质!”
  
      史飞这样一说,更是把其他几个同学激怒了!还素质呢!这简直就是无赖嘛!
  
      “兄弟!……”一位看起来很火力的同学终于暴发了!
  
      “贵姓?”史飞打断了他的话,让那位同学一腔怒火没有能够一鼓作气。
  
      “我姓……朱。”那位朱同学只好语气转缓:“你是叫史飞吧?”(床上贴着小纸条,当然知道。)
  
      史飞手一伸。示意朱同学不要说话:“朱先生”语气怪里怪气!“不要叫我兄弟!要是你觉得我还行的话,叫我老大!”史飞悠然道。
  
      “什么?!!!”另外五位同学齐齐说道。一脸的鄙夷。
  
      “这有什么奇怪地?”史飞用极困惑的语气反问:“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这宿舍这么多人,怎么能没有一个挑头地?”
  
      “凭什么是你?”一位个子稍高点的同学问。义愤填膺。
  
      “贵姓?”史飞立刻接口。
  
      “高天龙。”那位同学的名字起的很有气势,但让史飞这么一问。介绍自己时,总不能义愤填膺,所以,语气也是一缓。
  
      “我就是许富贵!就你还想当头?做老大?凭什么?我们都在劳动,你却睡在床上!!!”另外一个同学看出问题来了,第一句话是阻止史飞问贵姓,接着一串责问机关枪一样热射过去。
  
      史飞用手掩着脸,不悦道:“兄弟,你中午吃了多少羊肉?怎么一股子膻味儿!唾沫星也太多了吧!你这哪里是说话,是喷话!”
  
      “你……你才喷呢!”许富贵同学又羞又怒。他中午果然吃地是羊肉,他想,看来自己真的喷了不少唾沫星在这个史飞的脸上。
  
      “少说废话!”另外一个同学立刻补充上来。先自报家门:“吴国柱!这宿舍是大家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负责,你说是不是?”
  
      史飞点了点头。
  
      “那别人打扫卫生,你干什么?”吴国柱责问“我看《学生守则》啊。”史飞理所当然地说。
  
      “《学生守则》有什么好看的……”另外一个同学不合时宜的插嘴道。这同学叫赵军。
  
      “当然了。很好看。”史飞说:“我们来这里做学生,第一件事情。当然是要看守则!守则通了。才知道游戏规则嘛!”
  
      “什么?你就吹吧!还游戏规则呢!”最先找史飞麻烦的朱明义不屑道。
  
      “好吧。看在一室同居的份上,我就给你们讲讲。”史飞说:“据说大学里十个教授。其中一个是才华横溢,这种课是必然要听的!不过,还有两三个人,讲课水平一般但也有特色,所以也值得一听。但也有五六个教授只是照本宣科,这课就可听可不听了!你们说,要是我们不想上课该怎么办?”
  
      “逃课。”许富贵抢着说。其他同学也几乎忘记了当初的本意,一听说不上课,大家都来劲了。
  
      “切!”史飞不屑:“要是常逃课,迟早要被逐出医大!”
  
      “那……请假!”吴国柱掂量了一下,说。
  
      “请假可以分成病假和事假。”史飞点了点头说:“这个病假,是个好办法,但你也不能天天生病啊!一方面,人家也不信,另外一方面,常生病,也影响我们的健康形象,你们说是不是?”
  
      “嗯,我们是。你倒不用担心了!看你这一头杂毛,也就已经知道你是未老先衰了!”高天龙不客气的说。其他同学都笑了起来。
  
      史飞微微一乐,不以为意。接着说:“病假要结合事假。但说起来,都不长久!要想长期不上课,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大家各抒已见,但却都没有什么好办法。那个许富贵酸溜溜地说道:“是不是把班主任搞定就没事了?史飞,你刚才鬼鬼祟祟、屁颠屁颠的跟老师上办公室去干了什么?老实交代!”
  
      史飞笑了笑说:“是啊!我不上课肯定没有问题地。我刚才在办公室里和艾美女艳照合影呢!”
  
      “你就吹吧!”“鄙视你!”……同学们自然不信。
  
      “所以。要想逃课,又想不受规则的处罚。就要看看我们学校的规章制度里有没有漏洞!要是有bug,那就好办了!”史飞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